当前位置:资讯动态 》追寻初心记忆 继承红色基因
2019-11-09 00:00:00

追寻初心记忆 继承红色基因

 

牢记总书记嘱托,奋力书写新时代

永不消逝的电波》主题演讲

 

每个青年人都有一份红色基因
只是电波唤起了基因
让人们牢记历史,回忆历史

 

学校请来了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的导演和演员来座谈

 

 


《永不消逝的电波》:
以李白烈士的事迹为原型,讲述了中共党员李侠潜伏在敌占区,为革命事业奉献出生命的故事。

 

出席人物介绍

 

陈飞华

上海歌舞团团长,一级导演,导演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

 

朱洁静

上海歌舞团首席,国家一级演员,上海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在《永不消逝的电波》中饰演女一:何兰芬

 

王佳俊

上海歌舞团主要演员之一,在《永消失的电波》中饰演男一:李侠

 

 

陈飞华团长

红色基因并不是一种抽象的概念,是每个中国人心里都埋藏着红色基因,一旦被触碰,就会引发巨大的能量。让英雄走入观众心里,不仅是一部舞剧,更是一段历史的见证。

 

 

另外,舞剧在舞美、灯光、服装、多媒体等舞台呈现上花了很多心思,观众在看戏的过程中,得到了现代舞台艺术的满足感,这也是成功的原因之一。

 

 

追求真实的自己 朱洁静

 

 

《电波》则是将美回归于生活”。因为电波一半是舞,一半是剧,不是一段单纯的舞蹈,需要通过肢体语言将红色符号突出,将人物情绪进行刻画,并自然的流露在舞蹈中,而导演的引导使得这部剧很人性化,注重生活细节,看完后觉得那些烈士不再遥远和模糊,他们就是像你我一样的普通人,也有牵挂,但却为了革命事业牺牲自我。不是矫揉造作的“演出来”。

 

 

导演的引导使得这部剧很人性化,注重生活细节,看完后觉得那些烈士不再遥远和模糊,他们就像是你我一样的普通人,也有牵挂,但却为了革命事业牺牲自我。

 

舞蹈跟表演融合 王佳俊

 

 

首席王佳俊向大家分享在塑造李侠这位英雄人物时遇到的困难与心路历程。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他虽已是个拥有多部舞剧作品的“老演员”了,然而在开排的第一天就被导演说成“不会跳舞不会表演”的人。

 

 

因此,他开始试图放弃以往所有的舞蹈习惯和风格,重新学习舞蹈和表演。
 此次舞剧在排练前曾经进行了多次的采风,有了切身的体会,更从中提炼了红色精神和上海元素,最终完成了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

 

赵倩老师 发言

看完“电波”,深刻的感受:无论是什么剧种,音乐剧也好,舞剧也好,歌剧也好,话剧也好,都是“剧”,都是围绕着戏剧结构、戏剧人物进行塑造,进行创作。


黄馥君老师 发言
通过舞剧《不消逝的电波》正式出台,我想这是中国舞剧向前迈进了巨大的一步。

 

 

同时,编导在舞段编排中融入更多的现代舞元素,更深刻地传递角色的情感,运用主题音乐营造紧张的谍战氛围之余,将剧中的人物、情节等表达蕴意紧密联系,耐人寻味。

 

启迪:
“天上的人在看着你们”对历史应抱有敬畏之情
对于舞蹈工作者来说,红色主题的舞剧理应怀着敬畏之心去演绎自己的角色也是对先辈的一种尊敬
对待每一次排练都应该认真刻苦,诠释意义
能用自己的长处和所学为国家贡献力量,自己也会感到骄傲
每一个舞者在舞台上都是独立的个体
合作最大的意义就是无愧于自己

 

 

提问环节

Q:

崔琪琪
我们作为毕业班的学生,马上要面临我们自己的毕业作品,我想请问你们在有关历史故事的舞剧中是如何拿捏剧本里的角色,以及如何将自我情感带入到角色中并通过肢体语言进行表达?
 A:

朱洁静
在舞剧或者作品中换一套衣服,但跳同样的舞蹈,它依然可以成为这个作品。人物是需要自己理解的,是有灵魂的,是只属于你自己的人物形象。在作品中,要准确的找到最能体现这个角色的标志性动作和情感,才能做到拿捏得当。

 

我的感想

吴婷婷

非常有幸听到上海歌舞剧院团长陈飞华教授及《永不消逝的电波》主演朱洁静、王佳俊到学校进行的讲座交流活动,这次讲座解答了自己曾在舞蹈上的一些疑惑,通过两位主席的分享,让我深刻认识到在塑造人物角色上面动作一定得真,一定得实。想要观众相信自己的舞蹈,在前期就一定要把动作做的真实,不能太舞蹈化。在每次的排练过程中都必须要认真对待,不是儿戏,舞蹈是需要敬畏的。

 

王赢婕

很荣幸听到上海歌舞团团长陈飞华教授以及《永不消逝的电波》主演朱洁静、王佳俊开展的讲座,听了他们的讲话让我对舞剧有了新的认识,一下午的时间收获颇多。
在双人舞蹈过程中女生同样重要,不要真的全部依靠男生,首先自己的核心力量就要收紧,男生才可以去保护你进行舞蹈,如果说自己感到害怕或者是说能力不够那肯定是跳不了的。
在双人共舞的时候,不要把自己和舞伴分开,要想象成两个人是共体,连在一块的,舞伴的一举一动都要有所感受并且去配合。
通过这次讲座又学习到了新的知识,我会尽量去把听到的知识最大化的理解最后变成自己的东西。